F.F.

轮回是中,自取流转

【叽霸】动须弥(1)

很早以前开的头,最近在慢慢补完。
故事历史背景可能有不对的地方😂还请见谅。
大致是两个有钱老板的恋爱故事

*****——

扬州城最繁华的时候,门对门开了两家店。一家店的主人是位叶姓老板,卖的是轻而薄的剑,剑身长短不一,皆质地上乘,样式精美绝伦。另一家店是位柳姓老板,卖古朴厚重的刀具,那刀看似平平无奇,却都削铁如泥。同行相竞,他们又卖的都是武器,这两位便斗了个头破血流。叶老板生了张白白净净的娃娃脸,一副贵公子的打扮,平日里被惯出了些任性的脾气,最恨有人压过了他的风头,便一年到头派人去柳老板的店里捣乱,到处散布柳老板故意抬价的消息。而那柳老板,像是从北部来的,生来爽直,看着温和宽厚,喜好结交,做事却小心缜密,做生意之余不忘投机取巧给叶老板下些绊子,损了他不少精贵收藏。
这二人都是热血冲头的年纪,便是家里人相劝,也毫不退让一步,把扬州闹了个满城风雨。

那年正逢藏剑山庄前往黑戈壁支援,叶老板也意欲前往,可他家中偏就他一根独苗,左右都舍不得,硬是找人暂替了他的店铺,断了他财路,将他软禁在家中……


“城里都疯传叶大少爷与家里人闹脾气,绝食数日,看来传言不实,叶老板吃着珍馐品着香茗,小日子倒是滋润。”叶窍泡好茶刚喝了一口,便听到讨人厌的声音从院墙上传来。柳北阳那个奸诈的“老实人”坐在院墙檐上,从嘴角到眉梢都是藏不住的幸灾乐祸。
他抡起手边的白玉茶盏砸过去,被柳北阳牢牢接在手里。老爷子平日里万事不管,封他内力倒是十分尽心尽力。“柳老板可真是对我上心,特意不远千里赶来一趟,这上好的白玉杯就送你了,补贴补贴家用,不谢。”总而言之就是一句,关你屁事,快走不送。
“哎,别动怒嘛,”柳北阳难得与他这么好声好气说话,“我此番来,是为助叶老板一臂之力的。”
叶窍看了他一眼,半晌,倒了一杯茶,一脸温和笑意,客客气气对柳北阳道:“柳老板远道而来,一路劳顿,快请进来喝一杯。”紧要关头,叶窍到底还是个生意人。
柳北阳也没推拒,大大方方坐在叶窍对面,喝了口茶才开口道:“叶老板,我的商队明日有一批货物要运去黑戈壁,万事都准备妥当了,就差一个同行者,我看叶老板你最为合适,只是……”
“只是什么?”
“哈哈,说来叶老板你别见怪啊。我这商队来回一趟带个人,也是要耗费财力的,不知叶老板可否与我达成一个协议:日后再也不来骚扰我的店铺,同时……让我三成利。我要求不高,也实在是没有办法,要补贴补贴家用。”
竟然用他自己的话怼了回来,还狮子大开口,一下就要了三成利。叶窍气得差点捏碎了手里的白玉杯,脸色青红交错,最后咬着牙挤着笑,半天才吐出了个“好”。
柳北阳抚掌大笑。“好好,叶老板爽快,那我也不废话了,我们立刻就启程吧。”
“立刻?”叶窍眉毛皱起来了。
“大男人,收拾收拾上路也不就一会的功夫?”
一刻钟过去,柳北阳决心为他说出上一句话致歉,只要叶窍现在就打好包袱即刻上路。
“你怎么比我妹妹还能折腾?去趟黑戈壁,你带套锅具做什么用?”
“我连个伺候的人都没带上,总得自力更生让自己活得舒服些吧?”
“行了行了,叶大少爷,你别装了,装了也带不走。我柳北阳既然答应了你,这一路便不会短你吃喝,绝对伺候得你舒舒服服。”
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“嗯,决不食言。”


“决不食言……”柳老板恨不得回到过去把这句话囫囵吞下去。他刚喘了半口气,叶窍又在那里敲车门。
柳北阳摸了一把脸,撩起帘子,问:“叶少爷,叶老板,您又有什么吩咐啊?”
叶窍在里面翘着个二郎腿,大爷似的抬手把他招进来。“柳老板,你这不行啊,我都付了大价钱了,做不到宾至如归,也好歹满足我几个小要求吧。”
“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“我想吃西湖醋鱼。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我想喝葡萄酒。”
“没有。”
“我想找个人陪我喝喝茶聊聊天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在这车队里看来看去,也就柳老板最合适了。长夜漫漫,我一人待在车里寂寞难耐,无心睡眠。”叶窍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,他就是想戏弄戏弄柳北阳,顺便再恶心他一下。
没想到,柳北阳苦着张脸,磨磨蹭蹭竟然真在他旁边坐下来了。
“聊啥?”
好在叶窍戏弄人这方面向来是无师自通。“柳老板啊,你我结交也有三五年了,怎么没听闻你和谁家小姐走的近乎啊?”
柳北阳心想,谁和你结交,嘴上随便找了个理由:“柳某只想找个有缘人。缘分未至,不想将就。”
“柳老板至情至性,实属难得啊。”叶窍虚情假意地赞了一句,转了转眼睛,忽然笑眯眯凑到他身前。“柳老板就没有想过,纵使有万千少女追求,你也毫不动心,不过是因为,你选错了方向?”
“你什么意思?”柳北阳直觉不妙,欲仰头避开他,未曾想这小子得寸进尺,两手撑在他身体两侧,越靠越近,只把他逼到车壁边,退无可退。
“柳老板,你我相识四年,纠缠不清,算不算得是有缘人?”叶窍凑得很近,温热带着潮气的呼吸喷在他唇间,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,烛火映衬下,流光溢彩。
柳北阳听到自己的心脏“砰”地跳了一下,他迅速别开脸,下意识伸出脚……
“柳北阳!”叶窍被他一脚踹到对面,捂着肚子蜷成一团,一张脸都白了。
柳北阳这才反应过来他忘了叶窍被封了内力,赶紧过去安抚受伤的大少爷,又是上药又是好声好气地道歉,终于把哼哼唧唧的叶老板哄上了床榻。
“你若是安分些,我至于这么做吗?”柳北阳觉得这上路短短三天,他整整老了三岁。
叶窍捂着肚子横他一眼,半晌才咬牙切齿道:“我总得把这三成利赚回来,我开心,我乐意,你管得着?”
“……管不着。”

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F.F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