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.F.

轮回是中,自取流转

黑皮是世界的瑰宝(❀ฺ´∀`❀ฺ)ノ悄悄吸一吸

2

与我荣光(双策,师徒)

卡文困难期,更一个小段子,一个互立flag以示尊敬的玻璃渣小故事。看成cp向和亲情向都可以。
BE预警(´•༝•`)

*****——

“何时回来?”其实他知道,这个问题对于眼前这人真是蠢得不行,但是就像固执成习惯一般,每次出征前他都要这么一问。
帐门前的军爷脚步一顿,回过头,笑容温柔。“三日后晚饭前,记得帮我温一壶酒。”
“才不,你这老头子又要喝醉,到时候还要我收拾。快走快走。”他皱着眉头,一副不耐的样子把人推出去,回过身来,却对着一屋子寂静怔愣出神。
又走了……这是第三十五次,他目送着他上战场。会不会还有第三十六次?他不敢想,也不愿想。
哪有师父把自己徒儿带上前线,又丢在营帐里让徒弟伺候吃喝拉...

4

渣涂了个霸霸……霸霸的衣服真的是我跨不过去的门槛,技术太渣,头饰什么的请无视﹙ˊ_>ˋ)
门派宠物可以抱着摸真是剑三好文明,日常云养貂

9

动须弥(3)

抱歉让大家等了好久(:3/ㄙ)从考试和论文堆里爬出来暗戳戳更个文。想想以我的更新速度,一对孤男寡男在山洞里这么久,早完成生命大和谐了吧……

*****——

岩洞里已经燃起了火堆,枯枝噼里啪啦炸出火星,虽然微弱,也足以照亮一片黑暗。
柳北阳靠着岩壁坐下来,牵动了腿上的伤,忍不住“嘶”得呻吟出声。叶窍见状蹲下来,手忙脚乱去扒拉他裤腿。
柳北阳一把按住他的手。“不用看,折了。”
“哈!?”他一听就紧张起来,到处乱窜,想找些支撑用的木枝。
“你回来,”柳北阳一脸无奈把他拉回来,“大晚上你去哪找?明天再说。这伤不要紧,我只是累了,您大少爷还是先安分睡会,让我省点心。”
叶窍撇撇嘴,看着他的伤势最终还是住了嘴,郁闷地坐...

9 7

【叽霸】动须弥(2)

把最后的存稿放上来(-ι_-)接下来可能就变成龟速更新了

*****——

叶窍在床上安安分分躺了三天,柳北阳也清闲了三天,心里盼着这大少爷能从此吸取教训,好好做人。
这自然……是不可能的。
第三天的夜里,叶窍从床上坐起来,惊觉自己又活了过来,顿时憋了三天的闷气烟消云散,神清气爽,他招招手,让人把柳北阳请过来。
柳老板千百个不愿,最终还是来了。他掀开车帘走进来,就见叶窍坐在案边自斟自饮。
“别喝酒。”他忍不住提了一句。
“柳老板费心,这是我带的龙井,坐吧。”叶窍指了指他旁边,柳北阳这次颇有顾忌,特意绕过去,坐到了他对面。
叶窍挑眉,心觉不爽,于是自己挪了过去。“柳老板什么意思,你一个大男人,还怕我侵犯你不成?”...

3 10

【叽霸】动须弥(1)

很早以前开的头,最近在慢慢补完。
故事历史背景可能有不对的地方😂还请见谅。
大致是两个有钱老板的恋爱故事

*****——

扬州城最繁华的时候,门对门开了两家店。一家店的主人是位叶姓老板,卖的是轻而薄的剑,剑身长短不一,皆质地上乘,样式精美绝伦。另一家店是位柳姓老板,卖古朴厚重的刀具,那刀看似平平无奇,却都削铁如泥。同行相竞,他们又卖的都是武器,这两位便斗了个头破血流。叶老板生了张白白净净的娃娃脸,一副贵公子的打扮,平日里被惯出了些任性的脾气,最恨有人压过了他的风头,便一年到头派人去柳老板的店里捣乱,到处散布柳老板故意抬价的消息。而那柳老板,像是从北部来的,生来爽直,看着温和宽厚,喜好结交,做事却小心...

2 16

【霸苍/苍霸】小段子

玩梗系列,一个不负责任的ooc段子,人物性格不代表门派。算是为冷圈添砖加瓦?

******——

长孙丹第一次见到柳跋时,他一招割据秦宫把前来向他问话的苍云弟子踢翻在地,扛着大刀踩在那弟子肚子上,满面嚣张:“你要我出示证明?我是你爸爸,需要个屁证明!”
妈的,傻逼。长孙丹想。他抡起手上盾刀,未等上前就被身边弟兄拦住了。
“别冲动,他柳家霸刀门上与掌门世代交好,且让他狂一会。”

第二次,是行军前演练的比武大会。机缘巧合,长孙丹和柳跋被分为了一组。他摩拳擦掌,等不及把他按在地上让他好好尝尝斩绝绝的滋味。
没想到这柳跋还真有几分狂妄的资本。他们二人拼了个你死我活,就在紧要关头,长孙丹却突然旧伤发作,手腕一松盾刀飞...

12 30
 

© F.F. | Powered by LOFTER